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259|回复: 5

爵士樂中的人物描寫

[复制链接]

389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Medal No.8

发表于 2007-5-22 21:25:20 |显示全部楼层
爵士樂中的人物描寫

文/謝啟彬


上回我們用了相當的篇幅,來為各位發掘爵士樂中的種種情境描寫,也對爵士樂的可能性,更往前邁進了一步,卻又不流於單面的想像及穿鑿附會,希望藉由認識爵士音樂家以作曲技法及即興鋪陳所架構出的想像空間,也能幫助您更深入了解爵士樂的內涵,進而與您產生共鳴。正如同繪畫一般,畫家創作時除了風景畫以外,也有所謂達利的超現實畫風表達夢境,更有用強烈的筆觸來描繪情境的,那麼,爵士樂是不是也能描寫「人」呢?人像畫除了肖像(Portrait)之外,想必您也對許多形形色色的人物描寫印象深刻,那麼在誠實表達內心思緒的爵士樂中,我們是不是也能有深刻的人物描寫?而這些樂曲的背後,又有怎麼樣的故事背景呢?

現在我們都知道了,爵士樂即興的平台,主要分為兩大類型,一種是取材自傳統美國百老匯歌舞劇或好萊塢電影的長青流行歌曲,另一種是爵士音樂家自身的創作。在第一種類型的樂曲上,不管是情境的描寫或是以人名為曲名,都是配合原劇中的場景,跟爵士音樂家自己的生活經驗無關,然而,有一種特徵在此也顯露出來,那就是普遍只要是「女性人名」的樂曲,大多都符合世人「好聽、柔美、甜蜜」的聆聽感受,諸如《Laura》、《Nancy》、《Mandy》、《Emily》、《Stella by Starlight》...等等,即便時迄今日,這些名曲依然為爵士樂手愛用、爵士樂迷愛聽,當然,這多少跟西方文化的命名習慣有關吧?誰又不喜歡自己的名字是一首歌呢?啟彬與凱雅的二重奏曾經在一場演出中,選擇了《Emily》做為曲目之一,猶記得當時的選曲原則,原本是要介紹爵士鋼琴家Bill Evans的音樂風格,以及這首曲子的優雅美感的,數日之後,收到了一封email,一位不知名的聽眾,寫信來感謝我們的演奏,帶給了他無比的感動,因為...在音樂的當下,他憶起了分手的女友,而那位女孩,就叫Emily,而Bill Evans的鋼琴,曾是他們共存美好的回憶之一......我想,身為爵士樂手,最滿足的時刻莫過於此吧?

言歸正傳,在傳統的曲目上頭,爵士樂手當然可以運用自己的想像空間,再去詮釋一番,一首一首著名的爵士情歌(Ballads),就這樣藉由唱片的錄製而流傳迄今,著名的小號手與歌手—蒼白憂鬱男Chet Baker,就以呢喃式的唱腔詮釋了《My Funny Valentine》,加上電影「天才雷普利」的推波助瀾,使得此類詮釋法,成為世人皆知的唯一版本,但現在各位就明白了,Chet Baker並沒有“創作”《My Funny Valentine》,他是“詮釋”它,這首曲子是百老匯名作曲家Richard Rodgers的創作(「真善美」的作者),而在爵士樂的世界中,還有成千上萬、不同人聲、不同樂器、不同感覺的《My Funny Valentine》版本。如果各位有興趣的話,我倒是蠻推薦影星蜜雪兒菲佛(Michelle Pfeiffer)在電影「一曲相思情未了」(The Fabulous Baker Boys)原聲帶中最後一曲親身獻唱的版本,尤其在看完電影低迴咀嚼之際,蜜雪兒菲佛那種充滿了帶點失落、無奈、世故、嘲諷人生般的唱腔,可真是令人難忘的《我那可笑的情人》啊!!

在出自爵士音樂家的創作部份,人物的描寫或題獻,又有更多的故事了!譬如名氣最大的艾靈頓公爵,除了上回提到的《Sophisticated Lady》之外,還有一首今日已成為爵士標準曲的《Satin Doll》(絲綢娃娃),縱然除了歌手要記歌詞以外,大部分的樂手都不會記得要去揣摩原曲的意境,但既然這首歌這麼有名,除非是樂手要惡搞,否則還是都會在即興時增添一些可愛、天真的感覺的。然而有幾首曲子,十分著稱不得不提,它們的創作本身,也很具特色,當然在詮釋版本上,更能提供音樂家與聽眾更多想像的空間。

389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Medal No.8

发表于 2007-5-22 21:25:42 |显示全部楼层
圖一:《Lonely Woman》出自Ornette Coleman「The Shape of Jazz To Come」專輯(Atlantic 1317-2)
圖二:《Our Man Higgins》出自Lee Morgan「Cornbread」專輯(Blue Note CDP 784222 2)
圖三:《Nefertiti》、《Pinocchio》出自Miles Davis「Nefertiti」專輯(CBS/Sony 467089 2)


第一首是薩克斯風手Ornette Coleman所創作的《Lonely Woman》,收錄於1959年很重要的專輯「The Shape of Jazz to Come」中,首先,各位可以聽到Ornette Coleman如何用小調(Minor)的旋律,將他認為的「寂寞的女人」表達出來?而後,再藉由反覆主題旋律,強化一種很孤立的味道,如果您曾閱讀過一些文字資料,了解Ornette Coleman是以強而有力的旋律陳述(Statement)作曲及即興手法聞名於世,那麼這首曲子已經透露出如此的傾向。接下來,貝斯手Charlie Haden反覆撥弄同一個音,造成一種嚴肅的氣氛,而鼓手Billy Higgins,則以雙倍快的速度(Double-Time),持續敲擊著銅鈸,使得在質樸的旋律線條之下,隱藏著一股不安的騷動,如此一來,整首《Lonely Woman》,是不是就“立體”起來了呢?您當然可以繼續再延伸想像,甚至寫成文學筆記或心情寫作,然而我們剛剛所聽到的,只是一種很簡單卻又“有效”的音樂詮釋手法而已。進而延伸開來,鼓手Billy Higgins的鼓語特色,也於日後慢慢地奠定,大量玩弄銅鈸敲擊的聲響(Rides、Cymbals),亦在爵士樂壇中闖出名號,小號手Lee Morgan在與他合作之際,便寫下一曲《Our Man Higgins》向這位鼓手致敬,曲中也果不其然出現大量的銅鈸敲擊特色語彙。

跟《Lonely Woman》有些類似的,是Miles Davis的第二個五重奏之經典作品《Nefertiti》,這首曲子是我們已經認識的爵士作曲名家,也是薩克斯風大師的Wayne Shorter之作。同樣地,在旋律的寫作上,採取不斷反覆的陳述性表達,而在樂器的搭配上,也是由小號與薩克斯風一起吹奏同一旋律(Unison),造成一段旋律有兩種聲音同時出現,而兩種聲音融合起來,又造成一種新的質感,大體而言,聽來有種寂寥的意味。如果您很仔細地聆聽至尾,將會發現其中大有乾坤!首先是從頭到尾,大家習慣聽到的獨奏樂器都沒有即興,只是不斷重複主題,甚至還出現了藉由前後差一點點吹奏而造成的「迴音」(Echo)效果。那麼是誰來即興呢?反而是讓鼓手Tony Williams不斷地變化延伸,鋼琴手Herbie Hancock也以按壓和絃的方式加強撞擊的聲響,完全顛覆掉了傳統爵士樂的玩法,可以說是「山不轉路轉」的逆向操作,雖然日後Wayne Shorter及Miles Davis在受訪時,皆宣稱他們當時的想法跟古典音樂家很像,覺得旋律太美了已經足夠而不想即興,但是整體來看,整個文章卻都是作在節奏組(Rhythm Section)上的,可真是十分絕妙的樂曲詮釋啊!而《Nefertiti》,就是埃及著名的兩大豔后之一,她的歷史事蹟是埃及史的重要章節,在Wayne Shorter創作之時,她的木乃伊尚未被考古學家發現,但是也可以證明,Wyane Shorter的“書卷氣”真的很重,熱愛旁徵博引找素材入樂,而且在作曲編曲上,真的很有想法,細心品味一下,是不是通篇充滿了一種詭異、神祕卻又不可預知的氣息呢?

同一張專輯中,Wayne Shorter還用童話故事「木偶奇遇記」的主角,創作了《Pinocchio》一曲,各位可以慢慢發現,不管寫作的素材是什麼,Wayne Shorter都精心地用和絃的編排及比較灰暗的和聲配置(Voicings)來“調色”,在樂理上,那是高度運用了調式和聲(Modal Harmony)的結果,無怪乎Wayne Shorter的音樂,迄今仍不斷被演奏且被學術課堂上分析著,但光是聆聽的邂逅上,往往已經帶給聽眾很奇特的氛圍了!或許各位可以再聽聽一首也是根據格林童話故事「拇指仙童」所作的《Tom Thumb》(不是一寸法師哦...),不管能不能帶給您準確的聯想,光聽樂曲就是很有趣的經驗囉!

回到爵士音樂家周遭的人事物中,值得致敬的前輩、同儕音樂家、家人、好友,都可以入樂,也讓爵士音樂呈現出更生活化、人性化的一面。先談談致敬樂曲吧!我們之前曾經介紹過不少的致敬「專輯」,然而在爵士樂中,也有許多名曲,是描寫著名爵士音樂家的題獻之作,幾年前我曾跟華裔爵士鋼琴家迪迪傑克森(D.D. Jackson)有過一段深度訪談(註一),其中正好也談到這個話題,當時我歸納出常見的三種創作方式,大致為:

一、運用或拆解這位音樂家的招牌樂句(Signature Licks)
二、用你所認識的他的邏輯來思考(Think like him)
三、腦海裡浮現著他演出時的畫面(Picture)或聲響(Sound)


主要是因為上面的例子實在是不勝枚舉,尤其是第一項及第三項,譬如,Swing時期有位非常有名的次中音薩克斯風手叫Lester Young,他是大名鼎鼎的貝西伯爵大樂團(Count Basie Big Band)當家樂手,所到之處無不風靡,同時在音樂風格上,Lester Young也是自Swing過渡到Bebop風格很重要的人物,咆勃樂最著名的菜鳥帕克(Charlie Parker),出道之始就受到他很大的影響。正因Lester Young太受歡迎,貝西伯爵大樂團的必備曲目就包含了此首「萊斯特跳進來!」《Lester Leaps In》,運用大量的正反拍切分旋律,以及樂手滾瓜爛熟的「Rhythm Changes」曲式(註二),讓Lester Young每次都秀個夠。而剛剛的文藝青年Wayne Shorter,當然是會心思細膩地向同是次中音薩克斯風的前輩致敬囉!Wayne Shorter待在爵士信差樂團(Art Blakey & the Jazz Messengers)的時期,便以曲名對應的方式寫出「萊斯特出城去!」《Lester Left Town》,在旋律的寫作上,完全出現了Hard Bop時期已經很少出現的四分音符連續正拍(Quarter Note on every down beat)樂句,這樣的句子反倒是Swing時期的流行語彙,也是Lester Young慣用的語彙,只是Wayne Shorter又將整個和聲架構變得更進階了,不過這首曲子也變成了鼓手團長Art Blakey常於現場演出中拿來炒熱氣氛的樂曲,跟當初Count Basie的用意很相近不是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9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Medal No.8

发表于 2007-5-22 21:26:06 |显示全部楼层
圖四:《Tom Thumb》、《Miyako》、《Playground》出自Wayne Shorter「Schizophrenia」專輯(Blue Note CDP 7243 8 32096 2 0)
圖五:《Lester Leaps In》參考版本出自「The Essential Count Basie Volume II」專輯(CBS/Sony CK 40835)
圖六:《Lester Left Town》出自Art Blakey and the Jazz Messengers「The Big Beat」專輯(Blue Note CDP 7 46400 2)
圖七:《Django》出自The Modern Jazz Quartet「Django」專輯(Prestige OJCCD-057-2)


由鋼琴手John Lewis、鐵琴手Milt Jackson、貝斯手Percy Heath及鼓手Kenny Clarke所組成的「The Modern Jazz Quartet」也是國內樂友十分熟悉的經典爵士團體,有人說他們是涼派爵士(Cool Jazz)、有人說他們是第三流派(Third Stream),其實都是要強調鋼琴手John Lewis結合古典樂、理性邏輯卻依然搖擺的音樂風格。其中最有名的一首《Django》,當然不是寫給CD郵購網站的,而是向比利時的吉普賽裔吉他手Django Reinhardt致敬,至於致敬的手法,就真的夠嚴謹的了:在吉普賽音樂中,和聲小調(Harmonic Minor)的使用是非常頻繁的,古典樂中的巴洛克音樂也是(巴赫、韓德爾、韋瓦第等),所以John Lewis創作出十分遵循和聲小調和絃進行模式的作品,可說是兩者兼顧了!以上這段如果看不懂也請不要緊張,您只要聽得出《Django》這首曲子有很濃厚的巴洛克風,同時帶著一股滄桑與哀愁就夠了.......

惺惺相惜的兩位次中音薩克斯風巨人Sonny Rollins與John Coltrane,彼此不但於《Tenor Madness》中來番世紀較勁,相形之下比較愛作曲的John Coltrane,還特別寫過一首《Like Sonny》,主題旋律的裝飾音,正是Sonny Rollins愛用的語彙之一!有機會不妨找找這首曲子,或是聽聽當代的爵士樂手如何詮釋兩位大師的意念?至於Coltrane自己,也成為了被致敬的對象,爵士樂史上最好的小號手之一Woody Shaw,在18歲時就寫了一首《The Moontrane》,以Coltrane偏愛的不尋常和絃進行及率直的主題旋律,呈現出他對前輩的景仰,這首曲子,日後也成了爵士樂手愛用的調式風味標準曲,Woody Shaw自己則於1964年將這首作品先行呈現於風琴手Larry Young的經典專輯「Unity」中,他自己則於1974年再領軍錄製了另一個版本,都很令人激賞。我們之前提過在歷史上背負「彈Giant Steps撞壁」恥辱的鋼琴手Tommy Flanagan,其實對Coltrane小老弟還不錯,不但熱心當他鋼琴手,還作了首曲子給人家叫《Freight Trane》(Freight Trian),這是一首降A大調的Bebop Blues曲式(註三),孰料一年之後,一世英名就這樣給敗在沒標示清楚的樂譜上!還得靠老來出張「Giant Steps」來證明自己是有能力的,這筆帳還真得Tommy去天堂找Coltrane算才行!(收錄於「Kenny Burrell & John Coltrane」專輯中)(註四)

思念故友之情,也常於爵士音樂家的創作中,佔了相當的比重,輓歌式的情緒,沈重的語調,聽來雖然哀傷宛如身處葬禮,卻也足以讓世人共同緬懷這些偉大的爵士音樂家。名氣最大的一首,莫過於貝斯手Charlie Mingus聽聞薩克斯風前輩Lester Young(是的,就是剛剛那位跳來跳去的搖擺薩克斯風手)的死訊而寫下的《Goodbye Pork Pie Hat》(收錄於「Mingus Ah Um」專輯 CBS/Sony 4504362),這首哀傷、充滿了藍調氣味的慢板樂曲,一樣由樂手以莊嚴肅穆的音色陳述出來,Charles Mingus在此並未引用任何Lester Young的招牌樂句,反倒是將他心目中早已定格的前輩形象,彷彿慢動作般地呈現出來(加點Ken Burns運鏡會更好...),而Pork Pie Hat,正是Lester Young生前最愛戴的帽子...(註五)值得一提的是,在狀似平緩的旋律中,Charles Mingus運用了不和諧的小二度撞擊聲響(Cluster),來表達他難掩激動的感嘆,在原曲版本中,各位可以在29秒處聽到這個刻意的安排。多年後在著名的「海上鋼琴師」(Legend of 1900)電影中,配樂大師Ennio Morricone也使用了相同的技法,只是這次他表達的,是一段不完美的單戀—男主角透過氣窗凝視著鍾情的女孩,並同步錄下的雋永旋律中,就出現了這樣的Cluster,在以甜美、多愁善感樂風取勝的Ennio Morricone音樂裡,這樣的聲響撞擊,格外地突兀,卻也格外地令人感到扼腕。

另一首著名的爵士輓歌,則來自於薩克斯風手Benny Golson,為紀念因車禍逝世的年輕小號手Clifford Brown,難掩哀痛的《I Remember Clifford》一曲,Clifford Brown是一位人緣極佳、英姿煥發的天才小號手,所有爵士樂手常見的惡習,他皆未感染,彼時爵士樂圈中人人喜歡他,甚至給他取了個「Brownie」(布朗尼蛋糕)的甜美綽號,也因此當他的死訊傳來,眾人幾乎一時之間無法接受,許多人多年之後接受訪談,還是難忘當時淚流滿面的景象。擅長作曲的Benny Golson,於是提筆寫下了這首《I Remember Clifford》,交由同樣也是年輕高手的Lee Morgan來詮釋,各位可以於Lee Morgan自己的「Volume Three」以及Benny Golson的「And The Philadelphians」專輯中聽到這首感人的曲子。令人不勝唏噓的是,當時完美詮釋此曲的Lee Morgan,幾年之後也因意外死去,爵士小號界可謂痛失英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9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Medal No.8

发表于 2007-5-22 21:26:28 |显示全部楼层
圖八、九:《The Moontrane》的兩個版本出自Larry Young「Unity」專輯(Blue Note CDP 784221 2)
及Woody Shaw「The Moontrane」專輯(32 Jazz)
圖九、圖十:《I Remember Clifford》出自Lee Morgan「Volume Three」專輯(Blue Note CDP 746817 2)
及「Benny Golson And The Philadelphians」專輯中(Blue Note 7243 4 94104 2 8)


還有一首《Lament for Booker》,雖然知名度稍低,但因是小號手Freddie Hubbard少見的慢板創作,也非常值得細細品味。Freddie Hubbard題獻的對象,也是一位年方四十即逝世的薩克斯風手Booker Ervin,曾與Charles Mingus及Eric Dolphy有過長期的合作,希望藉由這首曲子,能激起各位對他的興趣。Booker Ervin的另一位知己好友,也是他在Charles Mingus樂團中共事的夥伴—鋼琴手Horace Parlan,也曾寫過一首同名的《Lament For Booker》,他們都是彼時遠走歐洲發展的美國爵士樂手,跟Dexter Gordon都有類似的際遇。

讓我們轉換心情,談談人生中美好的事物吧!爵士樂手的生涯一直是很辛苦的,大量奔波的旅行演奏,更使得爵士樂手在維繫婚姻關係上,十分地不易,然而,在爵士樂手的創作中,卻也有不少是獻給愛妻的作品,而且這些作品都帶有兩個特色:第一,它們都是這位樂手最有名的曲子,因為最認真寫的音樂一定要獻給最親密的伴侶;其次,樂曲帶有女性人名的溫柔細膩特質,原則依然未變。

首先我們聽到的,是薩克斯風大師John Coltrane,以妻子為名所創作的《Naima》一曲,這首也十分具有宗教儀式色彩的音樂,不僅成為Coltrane創作中少見的慢板樂曲,同時也是爵士樂史上,第一首以「持續低音」(Pedal Point)技法創作的曲子。還有一首十分溫暖的爵士薩克斯風標準曲《Beatrice》,也是原作者Sam Rivers太太的名字,相較於後來Sam Rivers的音樂風格逐漸走向不羈的自由爵士樂風,這首《Beatrice》更顯平凡中見深情!另外一位小號手Woody Shaw,患有嚴重的弱視,幸虧牽手仍不棄不離,照顧他的起居,幫他打理生活,也因此Woody Shaw不但用過愛妻的名字創作過《Theme for Maxine》,也用過她的綽號「小紅」寫出《Little Red's Fantasy》等名曲,這些放了真感情的爵士樂,絕對都值得您聆聽的!(註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9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Medal No.8

发表于 2007-5-22 21:26:52 |显示全部楼层
圖十一:Freddie Hubbard所創作的《Lament For Booker》收錄於「Hub-Tones」專輯(Blue Note 7243 4 99008 2 0)
圖十二:Horace Parlan所創作的《Lament For Booker》收錄於「Lament For Booker」專輯(ENJA CD 2054 2),封面上就是Booker Ervin
圖十三:《Naima》、《Syeeda's Song Flute》、《Cousin Mary》、《Mr. PC》出自John Coltrane「Giant Steps」專輯(Atlantic 7567 81337 2)


而爵士音樂詩人Wayne Shorter,自然不會放棄這樣的家庭素材,然而這又是一個造化弄人的愛情故事:Wayne Shorter的妻子叫Anna Maria,在Wayne Shorter四處東奔西跑演奏爵士樂時,她則在家裡照顧小孩,然而Wayne Shorter一直要到了1975年,才為她創作了一首帶有些許融合樂色彩的《Anna Maria》,但造化弄人,他最親密的妻子,老來卻於1996年的環航空難事故中罹難,Wayne Shorter得需藉助Anna Maria多年前引導他信仰的佛教,方得走出陰霾。而他們的女兒,自出生就是Wayne Shorter創作的靈感來源,1964年錄製的《Infant Eyes》(收錄於「Speak No Evil」專輯)、1967年錄製的《Miyako》,都是經典佳作,Miyako是Wayne Shorter女兒的日本名字,原因大概是對於東方文化的嚮往吧?聽聽看,兩首都是十分搖籃曲風味的幸福樂曲哦!

在訪談中,Wayne Shorter也提到了他與音樂家死黨兼鄰居鋼琴家Herbie Hancock的情誼,在當時黑人爵士音樂家大都改信回教的風氣之下,兩人皆在佛教的教義中找到慰藉,而兩人的太太,更是無話不談的好友,在Wayne Shorter女兒小的時候,因為患有癲癇,常常半夜要去看醫生急診,偏偏老公又都不在,只好由Herbie Hancock的老婆自告奮勇開車載送。也因此在兩人閒暇之餘,格外重視家庭生活,這點從兩人分別的創作中就可以觀察出來,諸如Wayne Shorter所寫的小孩遊戲場《Playground》、玩具歌《Toy Tune》、乒乓球《Ping-Pong》、Herbie Hancock的《Tell Me A Bedtime Story》等等,之前介紹過不少Wayne Shorter運用童話故事角色創作的習慣,或許跟他常念床邊故事也有關係吧?Herbie Hancock自己,還有一整張專輯名稱就叫「童言童語」(Speak Like A Child)的,內有玩具、告別童年的心情等,想必,已經激起您想一探究竟的好奇心囉?(註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9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Medal No.8

发表于 2007-5-22 21:27:15 |显示全部楼层
圖十四:《Beatrice》出自Sam Rivers「Fuchsia Swing Song」專輯(Blue Note ST-84184)
圖十五:《Anna Maria》出自Wayne Shorter「Native Dancer」專輯(CBS/Sony CK 46159)
圖十六:《Tell Me A Bedtime Story》出自Herbie Hancock「The Complete Warner Bros. Recordings」(Warner Archives 9 45732 2)


有句話說「女兒是爸爸前世的情人」,這在爵士樂手身上可真是一點也不假!當我們仔細去探索爵士音樂家的創作時,會發現好多首曲子,都是寫給女兒的作品。之前提過的中音薩克斯風手Jackie McLean,簡直是把女兒當作模特兒一般地素描寫作,譬如《Little Melonae》《Melonae's Dance》(收錄於「Jackie's Bag」專輯)、《Melody for Melonae》......都是很有趣的曲子,其中第一首曲子還被John Coltrane與Miles Davis經常愛用, 也是頗為重要的50年代爵士標準曲之一。而Coltrane自己,也曾為女兒創作過一首《Syeeda's Song Flute》,收錄於「Giant Steps」專輯裡頭,建議各位下次再聆聽這些樂曲時,試著去感受一下,是不是都多出一種赤子之心的躍動呢?

爵士樂中的人物描寫,展延開來其實有無窮無盡的可能,但是最重要的,還是沒有偏離掉爵士樂「依據特定格式或基調加以即興發展」的本質,所以在知道這些典故之後再聆聽這些樂曲時,不但能對主題產生多一分的熟稔,進而對於即興的內涵,可以多出許多天馬行空的想像空間,聆聽爵士樂之享受不亦快哉!或許您會問:這些資訊要到哪兒去找?其實一點都不難,在每張專輯中,爵士音樂家皆會直接或間接以「Liner Note」的形式,簡單闡述一下每首樂曲的創作理念,而許多爵士軼聞,也的確是認真的爵士樂迷或樂手都會知曉的常識,只要認真聆聽認真探索,總有一天就會碰到有人跟您分享這些故事的。

所以囉!別再看八卦雜誌了,關掉有線電視台吧!想知道如何描寫個性率直的表妹?(John Coltrane《Cousin Mary》)爵士史上最佳輔佐低音大提琴手是誰?(John Coltrane《Mr. PC》)藍調之音唱片公司的老闆也被曝光?(Lee Morgan《The Lion and the Wolf》)少年維特的煩惱海灘現場直擊?(A.C. Jobim《The Girl From Ipanema》)...這些精彩故事與動人的音符,都在爵士樂裡,等待您去發掘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新爱琴乐器城 ( 京ICP备06002249号|人工智能  

GMT+8, 2014-11-26 10:41 , Processed in 0.112129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